2009年5月30日 星期六

有花堪折直須折?


我好恨我自己。

為什麼這麼無力,無力到一個是非題可以在腦子裡盤旋三天,

卻又無解。

不能否認,我其實是自私的,我想選擇先佔有妳的答案。
但在開口之前,強迫自己必須再看一遍妳的文字,

網誌。
留言。
熱訊。
以及妳寫的「滿足」。

唉,辦不到,當理性的判斷告訴我,傷害妳的機率是高的,在未來。

我確信自己會迷戀文字的主人,她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我沒有辦法,放縱自己,帶給我所迷戀的她,任何傷害。

可是,這是遲早的事,如果她持續地,不討厭我。

終究是人,而人必然是自私的,透過刻意的壓抑,能夠維持多久,
我也無法預測,我知道釋放的狂喜會有多快樂,但又卻步。

好想要。妳懂這種感覺嗎?

就像看到一朵生命中遇到最美麗的玫瑰,摘與不摘,都不是。

摘,會被刺痛,在可見的未來,也會害它凋零。

不摘,依然痛,因為,再也得不到這麼美麗的玫瑰花了。

摘與不摘,都不是。

摘與不摘,都是,

傷。

May 30, 2009

read more...

2009年5月27日 星期三

假性釋放(4)


「小喵,接下來的節目是,浣腸。」,這是小喵最害怕的調教項目。

雖然熱愛被打屁股,但小喵卻從來不敢讓我碰她的後門。在沒有獲得女M的同意之前,就強制進行調教項目,似乎不太妥當。

不過,我相信接下來的安排,並不會讓小喵有不受尊重的感覺。

「唔…嗚…」,用嗚咽聲抗議,當我從包包裡拿出準備好的灌腸用大針筒,以及一個新手用的小號肛塞,小喵似乎看傻了眼。

「這一根可以裝200cc的浣腸液,等一下要全部注入妳的肛門。」,說完,我逕自走進浴室,進行浣腸的前置作業。

對於未知的事物,人往往會感到些許的恐懼,相反地,我讓小喵明確的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卻從她臉上,發現更多恐懼。

矛盾,出現在她的表情與身體,即使那無辜的臉蛋訴說著她的不願,但肉體的生理反應,傳達的卻是她的興奮。直挺的乳頭,淫水氾濫的下體,加上那不斷垂涎的嘴巴,小喵彷彿是一頭在期待著什麼的野獸,或著該說是,淫獸。

「別怕,今天進行的,是完全不會觸碰你身體的調教。」,說完,她只會更怕,因為小喵從來就沒有過這種經驗。SM被小喵視為一種枕邊情趣,每一次調教都伴隨著性行為的發生,但我並不喜歡這種感覺。

當然,我不是討厭性行為,也不是抱持SM不該有性行為論調的激進份子,只是小喵將SM視為性行為的一環,我卻將性行為視為SM的一部分。對一個S而言,當自己的M抱持這種想法,代表著他所能掌控的有限,這不是我要的調教。我要的,是「心」的調教。

「小喵,聽好了,我給妳的命令是,不准說話,手腳也要保持一樣的姿勢。這次,妳仍舊可以選擇不聽主人的話,就當是我們最後的調教。」,說完,我解開她頸後的口枷鏈,把濕透的口枷放在床邊的矮櫃。

「咻咻…咻…」,我俐落地拉開位於左右手、腳踝上的繩頭。瞬間,小喵像是一隻被野放的貓咪,前一刻拘束她的外在條件,已經不復存在。

如果還有,意味這次的調教有了成果。

我拿起針筒,輕輕頂上小喵的肛門,停了三秒,我要看她的選擇。

一。

二。

三。

時間到。

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強迫下,小喵一動也不動。得到她的默許以後,我施了一點力,並轉了一下針頭,小喵的身體,顫了一下。緊張,讓她的臀部冒汗,當我對針筒施壓的時候,我看見她的手腳也在施力,似乎在強迫自己接受什麼,或者是強迫自己,遵守著「固定姿勢」的指令。

隨著液體在針筒內流失,倔強,也逐漸在她的身上消失。我拿起肛塞,栓進她的肛門,這一次,不再有任何抵抗。

「好了,轉過去,我要躺一下,妳就清潔我的腳趾吧。」,我翻身上床,小喵沒有多說任何一句話,轉過身,乖巧的伸出舌頭,在我的腳趾上、趾縫間遊走。

「嗯?妳進步了。以後,說話還會忘記稱謂嗎?」,我閉著眼睛說著。

「報告主人,小喵再也不會了。」,語畢,舌面貼上腳趾的感覺再一次透過神經抵達到我的腦部。

這一趟,確實給了小喵許多第一次。第一次視姦,第一次浣腸,第一次讓她清潔我的腳趾。更重要的是,第一次,讓她毫無抵抗的接受,她不肯嘗試的調教。解繩的剎那,我釋放的是她身體的自由,而她釋放的是自己。

是夜,我放生了小喵,卻捕獲了一隻母犬。

May 27, 2009

read more...

2009年5月19日 星期二

假性釋放(3)


我拿起床頭旁的遙控器,按下「全開」的燈光鍵。
一樣的昏黃,卻帶來不一樣的氣氛。緊張,若隱若現的在小喵臉上浮動。

她越試圖要安撫自己的不安,反而越顯現出她的無助。我把手擺在她的頸後,順著脊椎往後移動,然後停在內衣的環扣上施力,準備褪下她上半身最後的遮掩。

「為什麼不把燈關掉,可以不要開燈嗎?」
「主人,可以把燈關掉嗎?小喵不喜歡這種感覺。」,像是預料到我下一秒的反應,小喵迅速地補上該有的敬語。

「不准,妳又忘了叫主人,這次,就罰妳不能說話。」,我拿出塑膠製的紅色口枷,塞進小喵的嘴,然後在小喵頸背,鎖上口枷鏈。

人,對於陌生的事物總是會有所警戒,因此,第一次被開著燈扒光衣物,會抗議也是很自然的。雖然,小喵試圖掙扎,但繩子已經牢牢的固定四肢。

貓,再敏捷,也只能任我擺布。

「唔…唔…」,當一個人,不,正確的說,當任何動物,意識到周遭的事物,是自己無法抗衡的時候,就會放棄掙扎,眼前的小喵也不例外,除了斷斷續續的嗚咽聲,已經沒有多餘的反抗。

再一次,當手指從背脊滑過,輕壓,解扣,C罩杯的雙乳,毫無保留的出現在我面前。然後,把雙手貼上小喵的腰部,粗魯地將她的內褲,扯到雙膝之間,接著我離開床邊,退了約一步的距離。

一步,是我認為最適合視姦的距離。

以小喵為中心,我繞著床沿,從每個可能的角度,用最猥瑣的方式,凝視每一個會讓她感到羞恥的部位。

眼前,是一個近乎全裸的女體,雙手扶著床頭,弓著腰身,翹著高高的臀部。肩上,懸著已解扣的粉紅內衣,併攏的雙腿間,夾著脫到一半的內褲,我盯著她的小腿,再來是她的大腿,然後,把我的臉,擺在距離她股間半步的位置。

「小喵,妳的陰毛怎麼都濕了?」,她扭了一下臀部。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我也清楚的看到,她的菊花正微微的收縮。

「想不到妳連肛門的皺褶,看起來也這麼淫蕩。」,我持續說著猥褻的字句,讓小喵意識到現在自己所擺出來的姿勢,有多麼羞恥。

我雖然不能體會,被視姦是什麼感覺,但卻能深切的感受,能夠這樣用眼睛享受一個女性,有多麼令人興奮。

說完,我仍舊維持一步的距離,繞到小喵的左方,欣賞著她的臀部,腰部,到背部,然後是散著淡淡香水味的頸部。

視線,不自覺的,沿著小喵的身體,勾勒出令人心跳的形狀。

最後,我把目光對上她的黑眼珠,或許是因為不能說話的緣故,小喵這一刻的眼神,像是訴說她的害羞、無助與恥辱。但,這樣楚楚可憐的模樣,帶來的是反效果,讓我更想欺負她。

口枷,沾滿了小喵不斷分泌的唾液,一滴,兩滴,床單上被口水染色的區塊,正逐漸擴張。無意間,我發現小喵的乳頭,竟也立了起來。

視姦,成功啟動了她身上所有性感帶的開關。

May 19, 2009

read more...

2009年5月13日 星期三

假性釋放(2)


158公分的身高,小喵其實很嬌小。

腳上踏著約五公分的深藍色高跟,看起來有種修長的錯覺,包在鞋裡的黑色循著腿部的曲線往上延伸,沒入了貼身的漆皮窄裙內側,上半身是一件黑白相間的合身短T。

小喵皮膚不錯,沒有任何痘痘與雀斑,所以她習慣只上薄薄的淡妝,搭配稍微過肩的公主頭,雖然算不上一等一的美女,但她凹凸有致的曲線,卻是那種在街上遇到,會讓人想要再多看一眼的女生。

從足部開始,小喵輪流甩動一下左右腳踝,兩隻高跟鞋落在牆邊。

撩起短裙,黑色大腿襪覆蓋的面積,隨著雙手的推移,換上了赤裸的膚色。緋紅在褪下長襪的過程,逐漸蔓延她的雙頰。接著,兩手交錯,握住短T的下緣,往上一拉,她的上半身只剩下一件粉紅色的半罩式內衣,包覆著C罩杯的雙乳。

當袖口被扯離小喵的頸部,我刻意盯著她的眼睛,她不好意思的別過頭,繼續下一個動作。

「唰…」,鬆脫的窄裙落地,小喵今天穿的,是蕾絲邊的白色內褲,遮住下體的部分,卻是半透明網狀所織成的薄紗,毫不客氣,我用貪婪的視線觸碰她身體上所有能夠引起男人慾望的區塊。

大概持續了一分鐘以後,小喵不自在的扭動著身體,不停轉動那閃避著我的眼神,說明了她對這樣的羞恥調教,是有感覺的。

「好了啦,這樣不好玩…」,她的慣性抗拒又要發作。

「不好玩?可是妳的身體好像有了反應。」,我盯著那薄紗覆蓋的恥部,讓她意識到下體產生的淫水,已經讓白色薄紗變得有點透明。

當小喵發現時,忍不住伸出雙手,試圖掩蓋那略顯潮濕的Y型地帶,但這樣的動作,卻反而讓畫面變得更加淫穢。

由於手臂內縮,原本乳溝被擠得越深,我的視線從下體順著小喵雙手圍繞的框架往上游移,然後定在那雙臂擠出來的深溝。

「啊!討厭!」,小喵終於受不了視姦的羞辱,逕自把身體轉了過去。

「轉過來,是為了讓我看妳的屁股有多淫蕩嗎?」,淫水,已經滲透到從臀部下緣都瞧得見端倪的地步。

「我說過不准妳有任何遮掩的動作,上床,你該受點懲罰。」,聽我說完,小喵似乎自在了許多,畢竟她最愛的就是會帶來疼痛的懲罰,可是她並不知道,我今天並沒有那種安排。

我讓小喵把雙手擺在與肩同寬的兩根圓形木柱頭上,然後用了簡單的繩結束縛住她雙手的自由。因為床頭有點低,於是小喵的身體自然的呈現前低後高的狗爬式,這樣的姿勢讓她翹高的臀部看起來特別性感,只是她的雙手看起來像是撐著床頭,而不是著地。

最後,用另一條繩子把左右腳踝和小腿綁在一起,讓她呈現一個固定的姿勢。但,這三個地方的繩結各自保留著一拉就能解結的繩頭。

「為什麼要綁起來?」,感到困惑是正常的,因為過去在鞭打她的時候,她根本不會抵抗,也不需要有綁起來的動作。

「啪!」,再一次,用一巴掌,提醒小喵補上忘了說的敬語。

「主人,為什麼要把我綁起來…」
「我說過,要讓妳接受不敢嘗試的調教,綁起來,妳就不能掙扎了。」

我給了一個微笑,讓小喵明白,她耍性子那一套抗拒方式,將在拴緊的繩結下,毫無作用。

May 13, 2009

read more...

2009年5月6日 星期三

假性釋放(1)


「如果我把妳放生,妳會怎麼樣?」,我問。
「我會一直纏著你,才不會讓你把我放生。」,她說。
不乖,是我對這一任女M的刻板印象。

其實,從她的生活就能夠察覺到這樣的特質。喜歡吃辣,卻不敢吃太辣;享受鬼片,卻總在緊要關頭閉上眼;欣賞高帥的男人,偏偏來了她卻不肯要。如同,她愛上扮演女M的角色,卻又會抗拒調教。

「今天我們要幹麼?」
「嗯?妳是不是少說了什麼?」
「好啦,主人,今天我們要幹麼?」,她調皮地吐一下舌頭。

這種大頭症劇碼時常在調教的過程中上演。一直以來,只能當作是她生性使然,否則就只能承認自己還不夠格當一個稱職的男S。

「今天,要讓妳接受妳不肯嘗試的調教。」,在把方向盤往右打半圈的同時,我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一下她的表情。一如往常,每當她聽到這句話,表情總會有點失神,彷彿被什麼抽動了全身的神經。

「卡嗒卡嗒…卡嗒…」,回神,她轉頭看了一下鐵捲門。
「到囉,小喵!」我拉起手煞車,拔出鑰匙,透過稱呼的改變,暗示著此刻是SM遊戲的起點。小喵,是她為自己取的暱稱,我並不喜歡貓,貓具備某種程度的自主性,感覺上會成為我追求理想調教的障礙。但她倔強又帶點鬼靈精的個性,的確很適合這樣的小名。

老實說,我沒有刻意挑選要光顧的MOTEL,但這間房間的氣氛,卻十分適合做為SM調教的環境。

插入門卡,光線把一片漆黑渲染成迷離的黃昏色,映入眼底的是一片落地的米色窗簾,隱隱透出布幕後夕陽的餘光,約兩個腳步的距離,鵝黃色系的雙人床搭上以暗紅為底的背牆,牆與床,中間隔著乳白色的木製床頭板,床頭板上有一排雕花造型的螺旋木柱。

我喜歡這樣的配置,因為那一排圓形木柱頭,可以讓我輕易地固定小喵的雙手。

「站這吧。」,我關起門,坐在床的一角,要小喵站在離我一步的距離,今天安排的第一個節目是視姦。

小喵是屬於S/M系的女M,喜歡的一向都是鞭打、捏弄、滴蠟的疼痛調教,偏偏我是個重度D/S傾向的男S,和她變成主奴的感覺,就像是被月老亂點鴛鴦譜,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把妳身上穿的,一件一件脫下來,不准有任何遮掩的動作。」
「不要啦,主人,這樣很害羞耶!」
「不行,我說過了,今天要讓妳接受妳不肯嘗試過的調教。」,我用帶點嚴肅、正經、冷酷的語氣,陳述完這個句子。於是,小喵把包包放在靠牆的地板,走了過來。

其實,早已習慣她這種時有時無的抗拒方式,但我卻想在今天釐清,該不該繼續小喵和我之間的關係,畢竟在過去的調教經驗,總覺得我是在滿足她的性慾,而不是在進行S與M之間的調教,只要遇到一點輕度的排斥與羞恥,小喵就會開始反抗,強迫我這個S來完成她喜歡的過程,這讓我覺得小喵似乎把SM當成是一種性愛間的情趣,而非真正在享受SM。

「那我脫囉。」
「妳,又來了,啪!」,我起身趨前,賞了她一個耳光。
「對不起,主人,那我要開始脫了。」

補上漏掉的敬語,在我坐定之後,小喵開始了她第一次的視姦秀。

May 6, 2009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