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9日 星期日

單行道


手銬,腳鐐,麻繩,項圈,以女體為中心,附著在每一個可以活動的部位。

手銬,一併鎖死雙腕的自由。
腳鐐,分別鍊住兩隻腳踝。
麻繩,纏住晃動的雙乳,繞過股間,在纖細的腰身上打了個結。
項圈,束縛了女體的心念,讓思考的方向,只餘下唯一。

唯一,來自從項圈往前蔓延的繩鍊,繩鏈當然給不了指引,賦予方向的,

是牽繩的人。

「走吧。」,牽繩的人一派輕鬆的說著,但女人卻必須在數秒間,思索爬行的方式。

因為那一條路,並不好走。

不是平地,而是階梯。

「踏,踏,踏。」,
沒有等待的空間,當牽繩的人腳步踏上三階,
女人只能迅速的把被金屬銬住的雙手,同步擺上第二階的梯面。
腳踝上的束縛,淫靡了雙腿間開合的角度。

「鏘…鏘…」,
梯面覆著金屬條,在兩種金屬發出共鳴的同時,
那寒霜般的溫度,經歷一夜的沉澱,
在晦暗的凌晨,透過梯面傳達到女人的掌心。

那感覺,是足以驚動夜鶯的冷冽。對女人而言。

在意識還沒準備好從氛圍中抽離,緊接著是移動雙腳時,
那隨著腳鐐移動而拖曳的金屬球,用更冷冽的尖銳,

劃破一夜的寂靜。

偶然經過的路人,也不得不回頭望了一下。
由下往上的視線,恰好刺入女體的股間。
於是,路人走了過來。

「她是瞎子嗎?」,路人困惑的問著。
因為他並沒有在女體上看到任何遮蔽物,只是覆上眼皮罷了。

「不是,她只是閉上眼睛,但,卻把自己看得更清。」

「哦,那麼,既然已經看清,又何必讓你牽引?」

「不,沒有我,她將看不清。」

語畢,路人用疑惑的眼神端倪著女體。
對談的聲音,所構築的場景,刺激著女體的股間,分泌出更多黏液。

「你想試試嗎?」,牽繩的人問著。

「試什麼?」

「我讓她看清自己的方式。」,語畢,女體起了一個冷顫。

一個,看似興奮,又挾帶惶恐的冷顫。

路人默然,牽繩的人摸摸女人的頭,然後引領著女人,讓她的臉部面向路人的股間。就像是再自然不過的反射動作,女人隔著路人的褲檔,開始輕撫包裹在內部的陌生陽具。

勃起,是反應。錯愕,是表情。
不協調,在生理與心理的互動過程中萌芽,成長,弱化,然後消逝。

「啊…」,

低吟,為情緒下了一個註解,也意味著女人正進行著更煽情的舉動。

雙眼仍是緊閉著,雙手仍是不得閒,左手套弄著陽具的根部,右手用沾滿口水的溫潤憐愛著陰囊。嘴唇覆住蕈狀溝,至於舌尖,在佈滿末梢神經的龜頭上游擊。

炙熱的陽具開始有些許的腫脹,於是,一股力道,落在女人的頭部,來自路人雙手的訊息,告訴女人該做好準備。兩秒,力道由路人的雙手移轉至下體,然後化作高潮。女人停止動作,左手握著根部,右手包覆著陰囊,雙唇緊扣龜頭,唯一作用的舌尖,也僅止於斷斷續續的撥弄尿道口,直至確保沒有多餘的精液殘留,舌頭才溫順的把舌面貼上龜頭,讓路人品味射精後的餘韻。

靜。

一分鐘的無聲,在平復加速的心跳以後,路人終於開口。

「謝謝。」,牽繩的人,在收完感謝以後,再度摸摸女人的頭。不疾不徐,女人清潔一遍路人的陽具,然後拉起褲檔,環扣,拉鍊,再退回原地。

「為什麼她會突然這麼做?」,路人納悶。

「因為,我的命令。」,牽繩的人,不假思索的回應。

「但是,我沒聽到你下任何指示。」,路人更納悶了。

「那是不必要的程序,在我和她之間。」,牽繩的人,笑了笑。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SM吧。」

「不是。」

「嗯?那麼,這是什麼?」

「這是,我的SM。」,牽繩的人繼續引領著女體,離去。

路人,望著引導與被引導的背影,思索著,他所目睹的SM。

November 29, 2009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