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1日 星期五

Re:禮物‧男僕


「禮物‧男僕」本是KK City,S_Dream版上的一篇文章,我很喜歡裡頭的權力錯置,因此想藉題發揮,徵得作者desirecaress(KK City ID)同意,另起一篇。原作是以女性的角度撰寫,而我嘗試從男S的角度下筆,希望可以寫出不一樣的味道。

※※※

一如往常,我毫無預警地撥了她的電話號碼。說起來是很不禮貌的,但這卻是我和她一貫的相處方式,從認識以來,不曾變過。

「小貓」,是號碼主人在電話簿裡的名稱,同時也是我們首度在聊天室相遇的那一夜,她所使用的暱稱。一如她的稱謂,是個像貓一樣的女孩,時而靈動,時而溫婉,相遇的那個晚上,聊的並沒有太多,能夠有進一步的發展,她說是因為我的氣質。

「你說話的方式,充滿大男人的味道,我好喜歡。」

「是嗎?那把妳的手機號碼、MSN、身高和三圍都給我。」,如果她是個正常人,我想我不會有再一次和她攀談的機會,但她顯然不是。

※※※

「學生裙還在嗎?我半小時後到,散個步吧!」,用的是肯定語氣,換句話說,我一點徵詢她的意思也沒有。

得到預期的應允以後,我收了收東西,並打了通電話,為今天要送給她的「禮物」下了伏筆,然後開車前往她的住處。

到了目的地以後,一個穿著白襯衫,搭著灰格子短裙的學生妹,頭上紮著小馬尾,往我臨停的位置走來。我從來沒有替女士開門的習慣,僅僅搖下車窗,確認一下她的身分,然後解開門鎖,讓她自行上車。

「學生妹啊!挺可愛的。」,及膝黑襪與裙襬末端之間的白皙,萬分撩人。

「嗯,還不是你要我穿的……」,她沒有正眼瞧我,看起來有點害羞。

「妳自己也很想穿吧,騷貨。」,當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她的眼神好像更難找到一個聚焦處,和剛剛上車前充滿活力的樣子,形成強烈對比。我很喜歡這個樣子逗她,明明不是第一次見面,卻總看得見處子的嬌羞。

「下車。」,引擎隨著半轉的鑰匙孔熄火,她的困惑也因為反常的落腳處而躁動。

「這,是你今天約我出來的目的嗎?」,被我摟在懷裡的她,終於忍不住開口探詢。

「是,也不完全是。」,伴著一抹訕笑,我不給她正面的回答。

天海一色,是視線的終點。這裡是城市中難得可以一窺海岸線全貌的地方,當一望無際的浩瀚衝擊心臟的時候,我總會用十倍的力道加諸在擁抱的對象。這樣可以讓我更確信自己可以抓住些什麼,而非任天地主宰的一粒沙塵。

至少,我還可以掌控懷裡的一切。

靜默許久,我和她都沒有說話,用各自的語言,和無涯的大自然對話。當天空批上黃昏的暮衣,海面再映不出淡藍,我驅身向前,給了她一個措手不及的輕吻。她的嘴唇很柔軟,可是舌頭卻有點遲鈍。

「你要再放鬆些,我今天有準備禮物。」,我遞上一包碧夢絲,她前一陣子很喜歡的涼菸。

打開菸盒,點燃菸頭,她深深的抽了一口,然後眼神有點迷濛。

「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會有禮物?」,淡淡的菸味遊蕩在我的鼻頭,然後四片唇瓣貼了兩秒,耳邊是她的問句。

「520,老早之前就有打算的。」,她沒有多問,我也不打算繼續解釋。我們駛離觀景地,下一個目的地,是我的住處。

進門以後,慣性地打開電腦,點擊事先挑好的音樂資料夾,為這灑著黃光的臥室,譜上一曲接一曲的藍調,因為,這是最能催動我情慾的氛圍。

很不溫柔,我右手攀上她的馬尾,然後把她壓往床緣。

「唰!」,整齊的髮束順著手勢而飄散,她知道我很享受讓條理失序的過程,因此每一次見面,都會紮好一頭俐落的馬尾,讓我破壞。

凌亂的髮絲在眼前晃動,讓我獸性勃發。我環住她的腰,然後用碎吻狠狠打在她的額頭、耳垂、臉頰,最後,逗留在半開的唇齒之間,把舌尖探入,狂亂的翻攪一陣。

在雙舌交纏的時候,環在腰際的左手,竄入短裙內的臀邊放肆,同時,我的右手攫住內褲的褲緣,一把往下褪去。由始至終,她的雙眼緊閉,表情沉醉,彷彿我的粗野,是她冀盼已久的溫柔。

我舉起右手,做了個招徠的手勢。

情慾的微醺尚不足以完全麻痺她的知覺,瞬間的抽離,馬上讓她睜開眼皮警覺,確認我另一隻手的行蹤。接著,

她不知所措。

因為現場出現另一個男人,撥開併攏的雙腿,然後把頭鑽進她的裙底。她放鬆的肌肉開始緊繃,本應柔軟的身體略顯僵直。在她採取任何動作之前,我先行扣住她的雙手,然後舔拭著她的耳垂低語,

「放鬆點,這是送妳的禮物。」

她的雙眼不再闔上,試圖用眼角的餘光把裙底的男人收進眼簾,但男人的一舉一動並不會因此而停駐。緊張使然,她的雙腿不自覺的往內縮,男人一察覺這樣的動作,就更使勁的把她的雙腿撐開,把整個上半身都埋進裙底。

這時候,沒有餘力反抗的她,滿臉通紅。我抽出腰間的皮帶,在她的雙手手腕上繞了一圈,在用力繫緊的那一瞬間,我發現她的表情有些微的變化。

聽到的,不再是急促的呼吸聲,而是嬌喘。

「由他來服侍你,而你,服侍我。」,說完,我褪盡下半身的衣物,把矗立的昂揚貼近她的嘴邊。

沒有任何遲疑,像是本能般的自然,她讓舌面覆上我的陰莖,賣力磨蹭。偶爾,會出現讓我禁不住低吼的真空吸吮,我明白這是源自於男人在下體所施予的刺激。

跟預定的情節一樣,上下兩張嘴,我都沒讓她閒著。當男人舔得盡興,忘我的把短裙整個翻開,讓雙手也加入挖掘女體慾望的儀式,她的眼睛才終於閉上,身體悠然地隨著淫靡的節奏擺動,嘴角也滲出失神的唾液。

比起口水,她的淫水必然更為氾濫,否則男人品味的嘖嘖聲不可能這般清晰。

接著,她的身體開始略為蜷曲,眼神微微泛淚,舌根舞動得更為積極,從每個可能的角度撥弄我的肉棒,用女體的哀憐與殷勤,對我訴說著她的渴求。

「妳真他媽的是個騷貨。」,我看著溢流至大腿的愛液,很用力的對著她說。

男人注意到那些遺漏的愛液,很快的抬起她的左大腿,順著膝上往大腿內側舔過,然後在穴口漱了一聲,一滴也不遺漏。

「可以給我嗎?」,幾近恍神的她,含糊的吐出這個句子。

「想要什麼?」,明知故問,對已經被慾望沖昏頭的騷貨,是最佳的催情劑。

「想要棒棒。」,批著散髮,唇舌在肉棒上來回挑弄的她,一點羞澀也看不見。

「那他怎麼辦?」,我指著還在吞飲愛液的男僕。

「我也想要他!」,決堤的慾望驅動她的身體擺出求歡的姿勢,翻身跪趴在我的面前,並稍稍擺動自己抬高的臀部,像極了一隻發春的母狗。

我下了個手勢,男僕和我錯位,然後替她的雙腕鬆綁,接著解開自己的褲頭,裡面沒有內褲,問也沒問,高聳的陰莖直接塞入她的嘴裡。

「好好的舔啊。」,說話的同時,我沾滿她唾液的肉棒,正頂著她的陰道口,上下摩擦。當肉棒又上了一層愛液,我使了個眼色,要男僕和我同步抽插,

她的兩張嘴。

「唔…唔…」,沒辦法呻吟,也沒辦法抵抗,男人扣住她的頭,而我扣住她的腰。

不過是要洩慾罷了,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讓她高潮的意思。一陣衝刺,我拔出肉棒,讓高潮灑落在她的背上,同時,男僕也把精液噴發在她的臉頰。

像洩了氣的皮球,她倏然攤在床上。

已經說了,洩慾罷了。

我扯住她的散髮,把她沉入棉被的頭部拉起,男僕很清楚我要做什麼,馬上讓把還在冷顫的陰莖湊到她的嘴邊,

「舔乾淨。」,我說。

看著她舔淨男僕的陰莖以後,還有我的肉棒,混雜著唾液、精液與淫水的腥羶。

「知道自己有多犯賤了嗎?」,我想這樣的味道,是足以讓她沉淪的。

「知…知道…」,回答的同時,她並沒有停下清潔的工作。

「帶她進浴室,把她洗乾淨點。」,語畢,我鬆開右手,走向我的電腦桌,目標是我的手機。至於兩個沒有自主權的玩具,想要怎麼玩,我就懶的觀察了。

我操作著手機頁面,進入電話簿的編輯選單,選了她的手機號碼,然後刪除原本的名稱,鍵入新的名字,

「母狗」。

※※※

今天,並不是要送她禮物,而是要讓她變成我的禮物。

June 11, 2010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