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4日 星期一

夢鏡


睜開眼,我看見三面鏡子。在我的面前。

那是三面連身鏡,鏡面反射的世界裡,我的背後空無一物,換言之,鏡子裡只有我的倒映。

但是,鏡子裡卻沒有我。

第一面鏡子,在左邊,倒映的是一隻小狗。是一隻白色的Maltiase,牠不停著搖曳著尾巴,看得出來正在撒嬌。牠用側躺的姿勢面對我,所以我能清楚看見牠的乳房。這是一隻母狗。

第二面鏡子,在中間,倒映的是一組積木。它們一共有三種顏色,銀色,黑色,以及紅色。積木下方壓著一張使用說明書,說明書上的文字我看不清楚,但卻清楚的看見,產品名稱寫著玩具。

第三面鏡子,在左邊,倒映的是一個娃娃。這是一個洋娃娃,有著漂亮的紅褐色捲髮,衣服卻有點凌亂,肩帶斷了,內褲甚至被扯至膝間,但娃娃的表情是笑臉。

「疑,這是我嗎?」,在我動念思考的同時,鏡子裡的畫面,也開始有了變化。

小狗突然用雙足站立,然後蛻變成人形,前肢變為雙手,後肢變為雙足,胸前的乳房隆起,身形拉長,腰身縮減,原本白色的犬毛,化作潔淨的雪肌。可是,小母狗的頭卻不見了。

積木動了起來,銀色的積木串成了鏈子,黑色的積木黏成項圈,然後紅色的積木組成了拉柄。拼起來的玩具,它浮在半空中,但銀色的鏈子與紅色的拉柄,卻是垂在地上的。

第三面鏡子,洋娃娃的身體消失了,但是,她的頭部與衣物卻逐漸放大。在頭部放大的同時,五官也開始扭曲,脫離玩偶的不真實感,像極真人的臉孔比例;至於洋娃娃身上放大的衣物,如展場的服裝,彷彿內側有衣架子撐著,只是穿搭依舊凌亂。

然後,左右兩面鏡子,朝中間的鏡子靠近,重疊,合而為一。

畫面是這樣的。

一個有著性感曲線的女體,穿著放蕩,頸部被上了黑色項圈,銀色的鏈子貼著身體的線條落地,末端是紅色的拉柄。女人的嘴帶著笑意,眼神是迷濛的,頭髮和我一樣,紅褐色的挑染。她的內褲掛在膝間,因為肩帶斷掉,所以酥胸半露,而且看得出有點激凸。

「疑,這不是我嗎?」

「不,這不是妳。」,鏡子裡的女人說話,接著把雙手交錯放在臉上,然後,

撕裂我的臉皮。

撕裂的瞬間,鏡子再度一分為三。

第一面鏡子,在左邊,倒映的是一隻小狗狗。

第二面鏡子,在中間,倒映的是一組玩具積木。

第三面鏡子,在左邊,倒映的是一個洋娃娃。

「我,是誰?是牠,是它,還是她?或者,都是?」,我思索著。

鏡子又變化了。

第一面鏡子,在左邊,裡面是我的家人。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以及叔伯姑姨,堂親表親,還有晚我一輩的姪孫。

第二面鏡子,在中間,裡面是我的朋友。同學,同事,師長,還有上司及下屬,甚至僅有一面之緣的點頭之交。

第三面鏡子,在右邊,裡面是我的情人。前男友,丈夫,砲友,偷情的對象,還有曾經和我一夜溫存的男伴們。

我一生中所有的形象,都濃縮在三面鏡子裡。但,這不是我呀。

「這不是我,我只是一個賤貨,母狗!玩具!洋娃娃!」,我大聲喊著,歇斯底里的吼出這句話。

「鏘!」,齊聲,三面鏡子,碎了。

我的心跳加速,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好像,犯了什麼錯一樣。

「妳沒有錯。」,一道低沉的聲音,回答著我的不安。

「不過是,不想要擁有自己罷了。」

說話的是一個男人,一個讓我不敢直視他面容的男人。

「那麼…」,我嚥了嚥口水。

「我,可以把自己給你嗎?」,我小聲問著,像是怕驚動了什麼。

「可以的。」

於是,他用小指頭壓住了我的小指頭。

他用最輕的方式,給最重的承諾。

鏡子,又出現了。

裡頭倒映著一個男人,握著紅色的拉柄,中間是銀色的鏈,扣著黑色的項圈,包覆著我的頸部。鏡子裡的自己,雙腳是跪著的,手掌貼在地板上,身體伏在他的腳邊。

原來,我一直用最卑微的方式,與他對話。

「這,才是妳,我喜歡妳原本的樣子。」,他看著我,然後蹲了下來。

「乖。」,聲帶震動的同時,他的手掌覆住我的視線。

這一刻,我的心情異常平靜。

睜開眼,我看見天花板。在我的房間。

起床,我寫下日記的第一行,

「因為是人,所以脫不掉道德的外衣。或許,撕裂遮蔽視線的軀體,是看清靈魂本質的唯一途徑。」

※※※※※※※※※※※※※※※※※※※※※※※※※※※※※※※※※※
後記:這篇文章的背景,源於abass (KK City ID) 的BBS名片檔。我喜歡名片中所構築的氛圍,在徵求ID主人的同意以後,才以此為題,完成這份作品。
以下,附上她的名片內容。
※※※※※※※※※※※※※※※※※※※※※※※※※※※※※※※※※※

Masochism

可愛的小狗狗,聽話的玩具積木,乖乖的洋娃娃。

先愛上我的內在,再愛上我的身體。

※※※※※※※※※※※※※※※※※※※※※※※※※※※※※※※※※※

很難有地方可以真正的脫下面具。

太多的教條與規範束縛著每一個人。

如果可以用力的撕裂自以為是的什麼,用力的掙開別人給予的形象,

坦蕩的說出自己屬於哪一類,那應該是非常酣暢的。

※※※※※※※※※※※※※※※※※※※※※※※※※※※※※※※※※※

我沒有薩德的鵝毛筆,也不穿瑪索克的貂皮大衣。

所以只能用身體實踐另外一個我。

於是…他用小指頭壓住了我的小指頭。

※※※※※※※※※※※※※※※※※※※※※※※※※※※※※※※※※※

我會跪著說話的。

※※※※※※※※※※※※※※※※※※※※※※※※※※※※※※※※※※

都市地圖 > VIP會員專區 >VIP 成人專區 > abass ◎娃娃說夢話

※※※※※※※※※※※※※※※※※※※※※※※※※※※※※※※※※※

December 14, 2009

1 則留言:

  1. 哦!哪一面是我?每一面都是我。

    是說這裡好久沒有【驚喜】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