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1日 星期四

面具村


那是一個村子。

一個所有人都戴著面具的村子,因此,它最早的名字叫做,「面具」。

用最真實的本質命名,是源自早期村民的樸實特質。他們不懂偽裝的技巧,所以能夠自在的把真正的自己展現出來,並且,不會把「戴著面具」這件事,視為見不得人的事。

所謂的「面具」,當然不是指物質面的面具,而是指村民在日常生活中的交際,所需要戴上的另一個人格。也就是說,面具不過是一個便於村民日常溝通的工具罷了。面具存在的原因,當然就是村民原本的人格,會對日常交際造成阻礙。

因為,村民的人格本質,是極端不對等的。

人,無法找到一個對等的溝通平台,往往就會產生代溝,更遑論在一個極端不對等的關係上。

村民的本質一共可分為兩種,第一種是渴望擁有權力的人,他們熱愛透過一些手段,來展現自己被賦予的權力,被稱為主;另一種是渴望失去權力的人,他們透過交出自主權,來享受自己被控制的愉悅,被稱為奴。

夜裡,當村民關起燈,關上門,他們進行的往往不是睡眠,而且脫下面具的儀式,一種解放自我的遊戲。村子裡的哀嚎聲,隨著任風擺盪的燭火,此起彼落。

有人揮舞著長鞭,輔以熱蠟,更甚者透過利器的穿刺,讓彼此在傷痕與苦痛中獲得解脫,這一類的儀式,他們稱為S/M;有人賣弄著繩藝,運用各式各樣的器具,在束縛與拘禁中得到釋放,這一類的儀式,他們稱為B/D。

此外,如果你走在街上,看到了一個人用鍊子,牽著另一個人,另一個在地上爬行的人,無須訝異,因為他們透過靈魂的交易,享受著「主宰」的被動與主動,這一類的儀式,他們稱為D/s。

面具村,給了這些儀式一個共同的名字,他們稱之為,「BDSM」。

一直以來,對村民而言,討論BDSM,就像是討論運動、愛情等議題一樣的自然,從來沒有人會覺得不自在,因為,這是村民們與生俱來的本質。每個村民誕生以後,都具備了主或奴的特質,就像是樂觀與悲觀,這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傾向程度的多寡。

然而,每一段歷史,總會出現一些偉人,偉人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們總是可以帶來一些劃時代的變革,這也是他們影響力的來源。

面具村也不例外,在時間巨輪的轉動下,自然出現了許多偉人,他們帶來的變革,是一種名為「道德」的教條,像是傳染病似的,許多村民開始以為「道德」即是真理,他們信奉偉人所帶來的教義,並且透過各種手段,政治、教育、法規,把「道德」發揚光大,散播到村莊的每個角落。

最後,幾乎所有的村民,都以為「道德」才是與生俱來的本質。

歲月流轉,數十個世代的交替過後,村民們徹底遺忘了過去的樸實。可悲的是,即使經過光陰的洗禮,仍有少數村民,偶爾在夜裡,意識到那失落的本質,但他們卻不容於村子,被殘忍的冠上了新的名字,「變態」。

究竟,是誰「變態」了呢?

被稱為「變態」的村民,只能活動在某些陰暗的角落,不斷的重複著找尋其他「變態」的過程,試圖幫助一些村民,找回他們遺忘的本質,試圖把過去的真實,帶回這個世界。

因為,所有的人,都忘了自己,正戴著面具。並且,用各種手段,政治、教育、法規,強迫那些被稱之為「變態」的人,

忘記面具村的過去。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隨著時間的流逝,村子的名字不斷更迭,但它終究會歸屬到一個名字。

這是一個村子。

一個所有人都戴著面具的村子,然而,它今天的名字叫做,

「地球」。

June 11, 20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