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星期二

寫給M的情書


「妳,願不願意當我的奴?」,我問。
「不可能,我很討厭這個話題,可以停止了嗎?這樣讓我覺得你很變態!」,她略帶不耐與嗔怒的回答。

那是半年前的事了,當我明確的告訴她,我喜歡SM。毫無意外,伴隨著吃驚而來的,是源自於對不正常行為的厭惡感。畢竟誰能接受,一個陪在自己身邊六年的男人,竟然有這種異常嗜好。

但,這一秒呢?

「啵嗒啵嗒啵嗒……啵啵啵…」,靜謐,在馬桶邊,被一道弧形劃過。

看不見,因為妳的視覺被眼罩剝奪。當聽覺把畫面遞送到妳的心頭,捎回的是顫抖。緩緩的,妳伸出了舌頭,像是期待著我拉鍊未拉的轉身。

舌尖,掠過還沾著尿液的龜頭。

「嗯…嘖…嘖嘖嘖…」,妳在享受,我也在享受。

已經習慣不洗手,指尖在細緻的臉頰上游移,妳溫馴的轉移舔拭的目標,開始清潔我的手指。水龍頭似是多餘的存在,栓上妳的狗鍊成了它唯一的價值。右手拾起項圈的另一端,左手離開妳的唇,輕輕撫過妳的長髮。這是命令你爬行的指令,妳順從的讓雙手著地,等候著我右手拉扯的訊息。

我輕扯了一下,站在浴室門外,看著一絲不掛的女體,當靈魂在我掌間,如何爬行。雪白的雙乳晃著,頸部的鈴鐺聲,彷彿在控制臀的擺動。

「舔吧。」我坐在床邊,妳停下匍匐的腳步,埋首在我的跨下,在妳品嚐陽具的同時,我的大腿也品嚐著妳的胸部,緊貼的是柔嫩,傳遞的是妳的心跳與臣服。

倏然,我放開鍊子的右手,使勁的壓迫妳的後腦勺,中斷妳優雅的吞吐。

「啊…嗚…嗚嗚…」,妳聲音的變化,透露出心理上不斷驟升的不安與恐懼。狠狠抓了一把妳的黑髮,拉開妳與肉棒的距離,妳咳一聲,卻改變不了我肌肉的動作,再一次,把肉棒深入妳的喉嚨,就像瘋狂的活塞運動,但抽插的不是妳的陰道,而是妳的靈魂。性交給妳的是歡愉,口交給妳的是期待、渴望,與不耐。粗暴的掌控妳頭部的主導權,總讓我的血液沸騰不已,為了驗證妳的痛苦與快樂,我用腳趾試探妳的陰唇。

「很濕,妳這個賤貨!」,用右手最大的力量,強迫妳的雙唇緊貼我的根部,把龜頭塞到妳的喉嚨深處,讓乾嘔的不適充斥妳的神經,然後,「啪!」,不留餘地,用左手甩了妳一巴掌。

「啊…嗚…嗯嗯…」,下體傳來的觸覺,告訴我妳仍賣力地舞弄舌根,不中斷對我的取悅。我把左手放在妳的右乳,用力的捏住,這是我要把精液賜給妳的前兆。

「啊…啊…」,積壓了一個禮拜的份量,全部灌入妳的口腔。雖然,妳試圖把精液全部嚥下,但容不下的黏稠仍從嘴角滴落。我鬆開了手,摘下妳的眼罩。我豎起食指,妳低下頭,默默的清潔地板上殘留的精華。抬起右腳,踏上你的右臉頰,「啊!」,把我的味道,沾上妳的頭髮與臉頰,由內而外,我要佔據妳身體的全部。踩住的,不只是臉,而是妳的一切。

「妳,願不願意當我的奴?」,我問。

「咳…願意,願意,我一輩子都要當主人的奴…嗚嗚…」,看似歇斯底里的妳,帶點啜泣,回應著我的問題,跟半年前,一模一樣的問題。

那一秒,瞥見妳的淚珠墜下,有一句話,從我的心臟啟程,竄過我的食道,在齒間發聲。

「我愛妳,至死不渝。」

April 28, 20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