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7日 星期三

假性釋放(4)


「小喵,接下來的節目是,浣腸。」,這是小喵最害怕的調教項目。

雖然熱愛被打屁股,但小喵卻從來不敢讓我碰她的後門。在沒有獲得女M的同意之前,就強制進行調教項目,似乎不太妥當。

不過,我相信接下來的安排,並不會讓小喵有不受尊重的感覺。

「唔…嗚…」,用嗚咽聲抗議,當我從包包裡拿出準備好的灌腸用大針筒,以及一個新手用的小號肛塞,小喵似乎看傻了眼。

「這一根可以裝200cc的浣腸液,等一下要全部注入妳的肛門。」,說完,我逕自走進浴室,進行浣腸的前置作業。

對於未知的事物,人往往會感到些許的恐懼,相反地,我讓小喵明確的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卻從她臉上,發現更多恐懼。

矛盾,出現在她的表情與身體,即使那無辜的臉蛋訴說著她的不願,但肉體的生理反應,傳達的卻是她的興奮。直挺的乳頭,淫水氾濫的下體,加上那不斷垂涎的嘴巴,小喵彷彿是一頭在期待著什麼的野獸,或著該說是,淫獸。

「別怕,今天進行的,是完全不會觸碰你身體的調教。」,說完,她只會更怕,因為小喵從來就沒有過這種經驗。SM被小喵視為一種枕邊情趣,每一次調教都伴隨著性行為的發生,但我並不喜歡這種感覺。

當然,我不是討厭性行為,也不是抱持SM不該有性行為論調的激進份子,只是小喵將SM視為性行為的一環,我卻將性行為視為SM的一部分。對一個S而言,當自己的M抱持這種想法,代表著他所能掌控的有限,這不是我要的調教。我要的,是「心」的調教。

「小喵,聽好了,我給妳的命令是,不准說話,手腳也要保持一樣的姿勢。這次,妳仍舊可以選擇不聽主人的話,就當是我們最後的調教。」,說完,我解開她頸後的口枷鏈,把濕透的口枷放在床邊的矮櫃。

「咻咻…咻…」,我俐落地拉開位於左右手、腳踝上的繩頭。瞬間,小喵像是一隻被野放的貓咪,前一刻拘束她的外在條件,已經不復存在。

如果還有,意味這次的調教有了成果。

我拿起針筒,輕輕頂上小喵的肛門,停了三秒,我要看她的選擇。

一。

二。

三。

時間到。

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強迫下,小喵一動也不動。得到她的默許以後,我施了一點力,並轉了一下針頭,小喵的身體,顫了一下。緊張,讓她的臀部冒汗,當我對針筒施壓的時候,我看見她的手腳也在施力,似乎在強迫自己接受什麼,或者是強迫自己,遵守著「固定姿勢」的指令。

隨著液體在針筒內流失,倔強,也逐漸在她的身上消失。我拿起肛塞,栓進她的肛門,這一次,不再有任何抵抗。

「好了,轉過去,我要躺一下,妳就清潔我的腳趾吧。」,我翻身上床,小喵沒有多說任何一句話,轉過身,乖巧的伸出舌頭,在我的腳趾上、趾縫間遊走。

「嗯?妳進步了。以後,說話還會忘記稱謂嗎?」,我閉著眼睛說著。

「報告主人,小喵再也不會了。」,語畢,舌面貼上腳趾的感覺再一次透過神經抵達到我的腦部。

這一趟,確實給了小喵許多第一次。第一次視姦,第一次浣腸,第一次讓她清潔我的腳趾。更重要的是,第一次,讓她毫無抵抗的接受,她不肯嘗試的調教。解繩的剎那,我釋放的是她身體的自由,而她釋放的是自己。

是夜,我放生了小喵,卻捕獲了一隻母犬。

May 27, 20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