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9日 星期二

假性釋放(3)


我拿起床頭旁的遙控器,按下「全開」的燈光鍵。
一樣的昏黃,卻帶來不一樣的氣氛。緊張,若隱若現的在小喵臉上浮動。

她越試圖要安撫自己的不安,反而越顯現出她的無助。我把手擺在她的頸後,順著脊椎往後移動,然後停在內衣的環扣上施力,準備褪下她上半身最後的遮掩。

「為什麼不把燈關掉,可以不要開燈嗎?」
「主人,可以把燈關掉嗎?小喵不喜歡這種感覺。」,像是預料到我下一秒的反應,小喵迅速地補上該有的敬語。

「不准,妳又忘了叫主人,這次,就罰妳不能說話。」,我拿出塑膠製的紅色口枷,塞進小喵的嘴,然後在小喵頸背,鎖上口枷鏈。

人,對於陌生的事物總是會有所警戒,因此,第一次被開著燈扒光衣物,會抗議也是很自然的。雖然,小喵試圖掙扎,但繩子已經牢牢的固定四肢。

貓,再敏捷,也只能任我擺布。

「唔…唔…」,當一個人,不,正確的說,當任何動物,意識到周遭的事物,是自己無法抗衡的時候,就會放棄掙扎,眼前的小喵也不例外,除了斷斷續續的嗚咽聲,已經沒有多餘的反抗。

再一次,當手指從背脊滑過,輕壓,解扣,C罩杯的雙乳,毫無保留的出現在我面前。然後,把雙手貼上小喵的腰部,粗魯地將她的內褲,扯到雙膝之間,接著我離開床邊,退了約一步的距離。

一步,是我認為最適合視姦的距離。

以小喵為中心,我繞著床沿,從每個可能的角度,用最猥瑣的方式,凝視每一個會讓她感到羞恥的部位。

眼前,是一個近乎全裸的女體,雙手扶著床頭,弓著腰身,翹著高高的臀部。肩上,懸著已解扣的粉紅內衣,併攏的雙腿間,夾著脫到一半的內褲,我盯著她的小腿,再來是她的大腿,然後,把我的臉,擺在距離她股間半步的位置。

「小喵,妳的陰毛怎麼都濕了?」,她扭了一下臀部。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我也清楚的看到,她的菊花正微微的收縮。

「想不到妳連肛門的皺褶,看起來也這麼淫蕩。」,我持續說著猥褻的字句,讓小喵意識到現在自己所擺出來的姿勢,有多麼羞恥。

我雖然不能體會,被視姦是什麼感覺,但卻能深切的感受,能夠這樣用眼睛享受一個女性,有多麼令人興奮。

說完,我仍舊維持一步的距離,繞到小喵的左方,欣賞著她的臀部,腰部,到背部,然後是散著淡淡香水味的頸部。

視線,不自覺的,沿著小喵的身體,勾勒出令人心跳的形狀。

最後,我把目光對上她的黑眼珠,或許是因為不能說話的緣故,小喵這一刻的眼神,像是訴說她的害羞、無助與恥辱。但,這樣楚楚可憐的模樣,帶來的是反效果,讓我更想欺負她。

口枷,沾滿了小喵不斷分泌的唾液,一滴,兩滴,床單上被口水染色的區塊,正逐漸擴張。無意間,我發現小喵的乳頭,竟也立了起來。

視姦,成功啟動了她身上所有性感帶的開關。

May 19, 20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