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6日 星期三

假性釋放(1)


「如果我把妳放生,妳會怎麼樣?」,我問。
「我會一直纏著你,才不會讓你把我放生。」,她說。
不乖,是我對這一任女M的刻板印象。

其實,從她的生活就能夠察覺到這樣的特質。喜歡吃辣,卻不敢吃太辣;享受鬼片,卻總在緊要關頭閉上眼;欣賞高帥的男人,偏偏來了她卻不肯要。如同,她愛上扮演女M的角色,卻又會抗拒調教。

「今天我們要幹麼?」
「嗯?妳是不是少說了什麼?」
「好啦,主人,今天我們要幹麼?」,她調皮地吐一下舌頭。

這種大頭症劇碼時常在調教的過程中上演。一直以來,只能當作是她生性使然,否則就只能承認自己還不夠格當一個稱職的男S。

「今天,要讓妳接受妳不肯嘗試的調教。」,在把方向盤往右打半圈的同時,我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一下她的表情。一如往常,每當她聽到這句話,表情總會有點失神,彷彿被什麼抽動了全身的神經。

「卡嗒卡嗒…卡嗒…」,回神,她轉頭看了一下鐵捲門。
「到囉,小喵!」我拉起手煞車,拔出鑰匙,透過稱呼的改變,暗示著此刻是SM遊戲的起點。小喵,是她為自己取的暱稱,我並不喜歡貓,貓具備某種程度的自主性,感覺上會成為我追求理想調教的障礙。但她倔強又帶點鬼靈精的個性,的確很適合這樣的小名。

老實說,我沒有刻意挑選要光顧的MOTEL,但這間房間的氣氛,卻十分適合做為SM調教的環境。

插入門卡,光線把一片漆黑渲染成迷離的黃昏色,映入眼底的是一片落地的米色窗簾,隱隱透出布幕後夕陽的餘光,約兩個腳步的距離,鵝黃色系的雙人床搭上以暗紅為底的背牆,牆與床,中間隔著乳白色的木製床頭板,床頭板上有一排雕花造型的螺旋木柱。

我喜歡這樣的配置,因為那一排圓形木柱頭,可以讓我輕易地固定小喵的雙手。

「站這吧。」,我關起門,坐在床的一角,要小喵站在離我一步的距離,今天安排的第一個節目是視姦。

小喵是屬於S/M系的女M,喜歡的一向都是鞭打、捏弄、滴蠟的疼痛調教,偏偏我是個重度D/S傾向的男S,和她變成主奴的感覺,就像是被月老亂點鴛鴦譜,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把妳身上穿的,一件一件脫下來,不准有任何遮掩的動作。」
「不要啦,主人,這樣很害羞耶!」
「不行,我說過了,今天要讓妳接受妳不肯嘗試過的調教。」,我用帶點嚴肅、正經、冷酷的語氣,陳述完這個句子。於是,小喵把包包放在靠牆的地板,走了過來。

其實,早已習慣她這種時有時無的抗拒方式,但我卻想在今天釐清,該不該繼續小喵和我之間的關係,畢竟在過去的調教經驗,總覺得我是在滿足她的性慾,而不是在進行S與M之間的調教,只要遇到一點輕度的排斥與羞恥,小喵就會開始反抗,強迫我這個S來完成她喜歡的過程,這讓我覺得小喵似乎把SM當成是一種性愛間的情趣,而非真正在享受SM。

「那我脫囉。」
「妳,又來了,啪!」,我起身趨前,賞了她一個耳光。
「對不起,主人,那我要開始脫了。」

補上漏掉的敬語,在我坐定之後,小喵開始了她第一次的視姦秀。

May 6, 20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